警惕买彩票成为洗钱新渠道

邯郸农行金库盗窃案中,任晓峰、马向景两人盗窃5100万元,其中4300万元用于买彩票,让人震惊。4月22日,江苏有律师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信,要求全国人大立法限制,对彩票购买额和购买人员都要作出相应的规定。

其实,梳理一下此桩特大盗窃案,人们在惊讶于“管理金库就是个良心活”的银行内部安全问题之际,更多的疑问始终离不开“4300万元用于买彩票”的可信度和可查实性。当然,在案件没有完全明了之前,疑问只能停留在公众的心间,事实的真相还有待进一步调查,但站在常识和常理的角度,我们完全有理由就此拷问彩票销售与管理的漏洞或者是“黑洞”。

据疑犯任晓峰自己交代,他用4300万元买了彩票,但未中过大奖。一个将5100万元视若等闲的金库大盗,他眼中的大奖也许不是以百万千万来计的,因而,他所说的未中过大奖尚可以接受。

可是,细细查究任的买彩之路,发现他投入最多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在4月14日,他和马向景两人一共拿了1800万元,当天就花了1410万元钱去买彩票。在短短一天的时间内,两个人,花如此巨款,购买彩票,这样的行为是如何完成的,值得追问。

我国各类彩票管理机构都有相关规定:应该对可疑的大额投注特别关注,同时进行监督。任、马二人绝对够得上是大额投注,但体彩中心却不问来路,反而把突然暴涨、创造日销售纪录称之为“完美风暴”,一定程度上来说,正是这种流于形式的监督加剧了两位蟊贼的博彩心理,也让他们上演了“末路狂奔”的“好戏”。

彩票作为带有捐赠性的公益事业,其不登记实名和不开具发票的完全开放式经营,已经给了某些犯罪分子利用的空间,购买彩票成为了他们洗黑钱的新渠道。像任、马二人,假设他们能如愿中巨奖,他们完全有可能利用工作之便很轻松地将中奖得来的钱再转移到金库,填补上窟窿之后,两人便成功“借鸡下蛋”,摇身变成清白的富豪。只要金库现金总数吻合,惊天窃案也许就永远不会被发现。

而更深层次的担心则是,由于彩票购买的个人性及无据可查性,彩票很容易成为某些贪官来源不明财产的挡箭牌,成为贪官洗钱的新手段。

这并非危言耸听,据《检察日报》日前报道,为了中大奖,一些公职人员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贪污、挪用公款大数额地购买彩票特别是私彩,一些贪官还利用公彩进行洗钱。而且通过买彩票来洗钱,基本上是“一洗即白”,既安全又隐蔽。因为借口谁都会说,“钱都用来买彩票了”,贪官在转移财产的同时,还落下个支持公益事业的美名。

“博彩”日渐成为诱发公职人员腐败的新领域,值得反腐败职能部门研究和警惕。近来相继爆出的体彩舞弊丑闻已经给了彩票相关管理者警示,此次邯郸金库被盗案中的两个巨盗,更是用4300万元的“贡献”,爆出了日益壮大的彩票市场存在着很大的漏洞甚至“黑洞”。堵住 “黑洞”,可以尝试建立博彩干预机制。对大额投注不妨实行实名制,严禁彩票的批发式经营,尽量让彩票的每个环节都置于有效监控和社会监督之下。通过一系列的干预性措施,以堵住腐败官员利用购买彩票将“黑钱”洗“白”的新型渠道,并杜绝像任、马二人盗窃4300万元买彩的极端个案,让博彩业健康发展。

[发起辩论] [发表评论] [复制链接] [收藏此文] [我要提问] [打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opudianqi.com/,彩客彩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